我也不想长成如此坚硬的大人。

2019-06-17 09:11:17

A A




我有时候很烦我爸,众所周知,我丝毫不掩饰。因为我爸就是那种典型的传统父亲,特别爱批评人,打击人,一件事还没开始做,他便会率先泼冷水:你肯定做不好

 

长大以后,我为此哭诉了很多年。

 

后来我发现,很多父亲都是这样。我的朋友们、读者们,一说起父亲从来不鼓励自己,都是一把心酸泪。好像得到他们的认可,就是太难太难了。他们吝啬于夸奖,总是喜欢否认自己的小孩,夸别人家孩子,说你就是不如人。

 

“算了,你考不上的。”

“你多向人家xxx的女儿学习。”

“就凭你?“

”唉,我看你是不行。“

”没关系,我就知道你肯定做不好。“


漫长的青少年时期,都是这么熬过来的。



后来我长大了,我觉得自己真真正正长大了。我毕业了,我工作了,我经济独立了,我觉得自己成为了一个强大的成年人,不需要他接济,也不需要他保护了。我变得执拗又冷漠,在外工作后不常回家,他打电话来唠家常,我爱答不理,甚至冷冰冰回应:“你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决”。随即产生了一丝报复般的洋洋得意。

 

那天我无意看到一个问题,说毕业以后,你最近一次和父亲联络,是什么时候?我翻了翻手机,是儿童节。

 

 

我爸在六一时,给我发了一个红包。6.1元。我突然泪如雨下。他不是特别会玩智能手机,我也懒得教他,发红包是这些年过年时亲戚围在一起学的,我还记得当时自己教他,发现他没有绑定银行卡的时候,有多么的不耐烦。


我甚至清晰的记得,就是前些年开始禁燃爆竹,过年期间大家都无所事事,他拿着手机问我,这怎么给别人发红包啊?我在刷微博,对他爱搭不理,不客气的反问,谁会给你发红包啊?他笑了笑,说自己还有老同事呢。我翻翻白眼,心想,一群老古董。


我几乎从来没有注意过临近退休的父亲,有什么对生活的期许和追求。偶尔回家,我毫不客气的批评他做的菜太油太咸,根本不懂到底吃什么才健康营养。顺便埋怨都是因为他常年这样饮食,害我青春期过度肥胖,这些年一直在和减肥缠斗。我说他已经彻底落伍,跟不上这个新时代。批判他没自制力,戒烟说了这么多年都完成不了。他说人家女儿都在身边,自己苦闷,要抽烟解闷。我气疯了,几乎跳起来反驳他不要往我身上甩锅,他哈哈一笑说,我跟你玩呢。



我不敢回忆起那些关于父亲衰老的片段。因为早在几年前我就发现,他一米八几的个头,怎么越来越和我差不多高了。原来是开始弯腰驼背,走路也有些跟不上我,看电视声音要开的很大,有时候晚上失眠,白天也睡不着觉,眼袋越来越重,指缝间还是因为修车而永远洗不干净的机油,头发也越来越少了,我还和我妈一起嘲笑他,不会秃顶吧。


我一直痛斥父亲从来不知道怎么爱我,但我就知道怎么爱他吗?


不,我不知道,


我只是变成了另一个他。


甚至还不如他。


只有在偶尔静下来的时候,我才敢真正面对自己,细细回想。父亲曾说过那些打击我的话,其实都还有一个前缀。


“没关系,你考不上就算了。”——一直觉得这是否认和蔑视,其实不是,从他的世界出发,这是保护,让你失败的时候不会太难堪,让你知道,就算失败了,也没事儿,“没关系”,他在呢。


他只是怕我太骄傲了。因为我一直是个活蹦乱跳的自大狂,每个小孩都会初生牛犊不怕虎,我以为我是勇敢,但他知道,我只是鲁莽和冲动,他比谁都更了解我。


是他那些打击我的话,让我在后来遇到其他挫折时,没有马上崩溃放弃,让我自己给自己鼓励,没关系,这次不行,我下次也可以。


哪怕是在后来恋爱时,面对背叛、面对抛弃、面对一切不顺利,我都没有太慌张。因为我知道,这没关系,我还可以重来。



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古老陈旧,现在想来,其实他很浪漫。每个父亲都是,因为每份父爱本身,就很浪漫。


还记得高中毕业那年,虽然我考的一塌糊涂,父亲还是带我出门在周边自驾游。我们坐在车里突然遇到前方修路,晚上没有光,也没有提示,就在前轮陷进前方一个小坑的时候,整个后座的朋友都人仰马翻,只有副驾驶的我四平八稳。我根本没系安全带,是在开车的父亲,第一时间伸出手来,护住了我。


这件事情每每想起,我都泪盈于睫。


父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沉重的关心。因为它艰苦又甜蜜,羞涩保守又勇敢激进。尤其是面对女儿的时候,是面对这世界上和他不同性别、年纪跨度巨大、看到的一切和喜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生命体。他努力想用尽一切保护你,却不知道如何表达。所以有的时候,我们总认为,“他是错的”。


父爱的浪漫就在于它总是怯于表达,但却在每个可能出现的伤害面前,非常猛烈回应。这就是父亲对我们的爱,天真呵护,像总有个人记得,那是他的儿童,他要为你过六一。

 

所有的父亲都曾是一个少年。他们在自己的身份中成长,也给了我们安全的成长环境。有时候可能有些着急,我想长大了的我们,也可以有能力对他们说一句,“没关系”。


(一个有关“父亲”的简短街采,

回忆起初为人父时,他们都还是少年的神情) 


每朵玫瑰都有刺,不仅仅是爱情的刺。父亲也曾是少年,有时候因为粗心也会不小心伤害到你。如果你真的长大了,便知道,这些年,他辛苦了。


爱一个人不容易,父亲节,“让父爱从头发生”,也让我们也学会如何去爱自己的爸爸。

 


爱他关心他,从呵护他的头发再次启程。雍禾植发十城联动,传递“让父爱从头发生”的理念,号召每个人一起行动,勇敢表达,关心爱护自己的父亲。现场有专家亲临为所有人“义诊咨询”,还有“向父亲献花”温情活动,满满的玫瑰花墙,是每个父亲热切又粗心的爱。


(雍禾植发父亲节活动现场,

一位年轻父亲正在和女儿合影留念)


压力大节奏快的现代都市,生发水、假发、发际线粉都无法解决的问题,雍禾植发的专家会给予您最确切可行的建议,脱发没有什么怯于面对的,一切都可以从头学习、从心开始。


都是第一次人生,他们是第一次成为别人父亲,我们也是第一次做别人的儿女,爱意传递也只有这一生而已,去告诉他,超爱他,连他每根头发都关心的那种。


“父爱无言,发落无声”。

今天父亲节,爱他,从头开始。



祝天下父亲节日快乐。

谢谢你们成为我们安全的堡垒,您辛苦了。


咸贵人

2019.6.16 





分享到:
回首页
pc版 手机版
看看撒网